二蔓

雷安雷noly不可拆!不吃瑞嘉!嘉瑞也不吃!!其他杂食(*╹▽╹*)
欢迎勾搭!谢谢你的喜欢ヾ(Ő∀Ő)ノ

凛冬季节:

再说一遍,我把最后的糖,两万字的娱乐崽,都放上去了(挑逗的眼神)

请多多支持!

程式:

经过长达两个多月的筹备,合志《Supern超新星》终于开始预售了!

预售时间是8.15日晚20:00准时上架,预售地址:点这里

宣传视频:点这里

感谢这段时间以来每一位Staff和每一位支持者的帮助,希望这本超新星能让大家满意。

另外,微博客户端上的宣传有转发抽奖,地址走:点这里

希望大家能帮忙转发扩散!感谢!

诸位
由于昨天安了牙套今天牙疼得不行
所以实在是没心思写文了
答应大家的车怕是要晚点了
抱歉QAQ

《自己变成了宿敌的浴巾怎么破?!》(中)



.上篇戳评论([∂]ω[∂])☆

.戳进来吧朋友!你不会后悔的!

.cp雷安

.如题,小甜饼

.私设两人同班同校,是死对头。

.ooc有!

.有撞梗,原梗地址雨田君《情敌变成了我的猫怎么办在线等急》

.本来打算这章完的但是我高估了自己的肝





——————
事件再到转回昨天下午。


  雷狮去打篮球了。
  安迷修死活都不去。
  他表示再帮这个混蛋拿外套他就是傻逼。



  后座的凯莉嘴角一勾,难得安迷修和雷狮没搞在一起,这可是搞事的最佳时期。

  “明天是雷狮生日哦。”她慢条斯理地撕开阿尔O斯棒棒糖的包装纸,貌似满不在意的和安迷修说。
  “哦。那又怎样?”安迷修一脸冷漠头也不回。

  “好像几乎没人知道他是明天生日哦。”
  “……”

  屁。你雷爷爷的生日全校谁不知道?每年那天雷狮一群人都会勾肩搭背地吆喝着去撸串,仗着财大气粗把整个烧烤摊都包下了。
   ……虽然说雷狮平时也是这样。

   “我从来没看见人给他送过礼物呢。”
   “……”
    安迷修觉得他发现了雷狮每年那天心情不好(???)的原因。


  屁。明明是雷狮嫌烦一个一个用“敢送过来老子就锤死你”的眼神给瞪了回去。
  ……结果成功的被旁边的安迷修曲解为心情不好。


  “别看雷狮那样,他其实挺在意的,”凯莉把棒棒糖含进嘴里,貌似含含糊糊的说道,“每年这个时候都只有他弟陪着他,他爸妈又不怎么在乎他。”
  “……”
  ……安迷修觉得他找到了雷狮不良的根本原因(???)。

   屁。雷狮要是在意了,那就叫蕾丝。他爸妈哪是不在乎,根本就是管不住。

   然而安迷修越听越觉得凯莉说得有理。他面上虽然还是和刚刚一样冷漠,但翠色的眼睛闪过了一丝不忍和同情。
   没想到雷狮居然有这么悲(?)惨(?)的经历。
  自己还是先放放个人恩怨,勉为其难的开导一下雷狮吧。

  安迷修这么一想,感觉自己真是太骑士了。
  凯莉看了他一眼,笑得意味深长。
 

  今天的凯莉大佬也搞事成功了呢。




 
  片刻之后,雷狮打完篮球回来了。
  他敏锐地发现安迷修看向他的眼神有点不对劲。
  三分了然,三分理解,还有四分同情。

  雷狮:????
  他干了什么?
  他好像没干什么吧??
  怎么这傻逼用一种看死了爹娘的人的眼神看他???

  “傻逼骑士你脑子又抽了??”
  安迷修额角一跳,深吸一口气 ,强行放下了试图从书包里抽出冷热流的手。

  “哦不对,你压根就没脑子。”
  “……”

  “还没身高。”
  “……”

  “还没马。”
  嘎嘣。
  安迷修听见了脑子里什么东西断掉的声音。
  他的手重新放进了书包里,
  抽出了冷热流。

  “恶党。”
  “你、死、定、了。”

  [安迷修和雷狮日常互怼(1/1)已完成]




—————
  夕阳西下。
  安迷修走在路上,泄愤般地踢着小石子。
  雷狮真不是个人。
  亏自己还打算好好安慰一下他的。

  “别看雷狮那样,他其实挺在意的。”
   挺在意的。


  安迷修又回想起了凯莉的话。
  安迷修顿了顿,停在路上良久,终于投降般的叹了口气。
  唉,自己还是……
  他转身,回头去找刚刚路过的那家礼物店。



  ……然后在半路上成功被文具店橱窗里的一支钢笔吸引了目光。




  安迷修发誓那还是他第一次对除小马宝莉以外的东西怦然心动过。




  那支钢笔真的很漂亮。
  全身都是紫色的,但不是单纯的一种紫色。无数种说不出名字的紫凌乱地涂抹在这支钢笔上,有一种狂放不羁的华丽——像星空一般。








  安迷修的脑中模模糊糊的浮现出了某个人的身影。

   肆意,耀眼。
   可他不知道是谁。






  等安迷修恍恍惚惚地进了店,恍恍惚惚地付了钱,恍恍惚惚地让店长送他一个礼物盒,恍恍惚惚地出了店之后,才微微回过神来。

  然后他看了一眼手中的发票。
  ……安迷修可能要啃一个星期的老面馒头了。

  他盯着钢笔看了许久,万分舍不得把它送给雷狮。
  但是他也没有余钱再去给雷狮买礼物了。
  安迷修:……感觉心好痛。

  他小心翼翼地把钢笔放回礼物盒里,然后默默走了回去。
  夕阳将安迷修的影子拖得很长。七月的阳光给他的身影渡上了一层璀璨的金边,黑色的睫毛也沾染上了金黄,翠色的眸子里闪烁着点点透亮的光彩。
  像从童话里飞出来的精灵。








  到家。
  安迷修一下扑倒在了床上,从口袋里拿出了那个蓝色的礼品盒,然后一个翻身坐起来,去书桌里掏出了一支笔和一张小小的纸片。
  ……送礼物的话,总还是要说点什么吧。

  安迷修笔尖停了一下,然后刷啦啦的写出来几个漂亮的楷书。

  “致恶党:”

  他想了想,把恶党划掉,改成了雷狮。

  然后……写什么呢?




  我知道你生日没人陪但是不要伤心你要相信阳光总在风雨后只要你愿意改变自己的品行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做一个遵纪守法讲三尊五德的好青年乐于助人那么过不了多久你就能重新被同学们认可你的双亲肯定也会认可你的努力重视你总而言之从现在开始改变你自己不打架不吸烟不喝酒说话有礼貌回家多和你的爸妈沟通交流那么你就能……

  ……
  安迷修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如果我真像这么写了恶党也不会看的。

  他很清楚那家伙的德性。

  安迷修烦躁地皱眉,目光不知不觉地移到了那支漂亮得怨天尤人的钢笔上。




  紫色……
  紫色哎……

  记忆中有个人的眼睛也是美到极致的紫色。神秘又华丽,像是蕴含着一片星空。
  “人们的眼睛很渺小,可是他的眼睛里却包含下了整片星辰大海。”



  安迷修细细地摩挲着那支钢笔。

  ……是谁呢?

  是谁呢?












  ——是雷狮。

  安迷修气息一个不稳,钢笔一下砸在了书桌上。

  他被自己脑中的回答惊到了。
  ……是雷狮?!





  记忆中他曾经拍下过某个人的瞬间。那个人投篮的瞬间,哪个人安静睡着的瞬间,那个人看向窗外走神的瞬间,那个人转过头来,看向他玩味地笑的瞬间。

  “安迷修你拍什么呢??”
  “……你可滚吧你,我在自拍。”

  那个人肆意张狂的瞬间。
  理所当然的被安迷修拍下。

  他拍下的是雷狮。

  ……他喜欢的是雷狮。
 

  安迷修的大脑被这个念头绞得一片空白。他企图说服自己这个念头只是一时的胡思乱想,却发现根本做不到——有些东西在心里是特殊的存在,他无法欺骗自己的心。



  安迷修目光呆滞地在那张小纸片歪歪扭扭的写下了四个字,揉吧揉吧塞进了礼物盒里,然后倒头在了床上。





  ——可他没有意识到自己写的四个字,不是“生日快乐”。






———————————————————

嗯……说实话上章的热度真的有点把我吓到了。

谢谢你们的喜欢([∂]ω[∂])☆

以及下章想要开个车……(毕竟两人都裸着的)
不要期待我的车技很好,毕竟我是新手嘛……
有10个小可爱给我留言我就开ヾ(Ő∀Ő)ノ







 

《自己变成了宿敌的浴巾怎么破?!》(上)

.戳进来吧朋友!你不会后悔的!!
.cp雷安,内含一句话瑞金。
.如题,小甜饼。
.私设两人同班同校,是死对头。
.ooc有!



安迷修,性别男,十九岁。
此时正面临着人生中巨大的考验。

他的宿敌雷狮站在对面,
一丝不挂的,赤裸裸的,站在花洒下洗澡。

没错,洗澡。

  雷狮的眼睑微微下垂,遮住了亮紫色的瞳孔;晶莹的水珠挂在他长而卷翘的睫毛上,嘴里还发出了若有若无舒服的轻哼。
  浴室里雾气迷蒙,雷狮站在雾气中,白湛的肌肤若隐若现,让人浮想联翩。
   他的手随意地揉弄着凌乱的短发,一滴滴水珠从他的发梢滴落,汇聚在精致的锁骨上,然后又滑落在他健壮的胸膛,顺着结实的肌肉一路向下,流经腹部,然后……

  安迷修艰难地移开了目光,没有敢在向下看去。

  他还真没想到雷狮的身材这么好。
  不,他早应该想到雷狮的身材很不错。

  安迷修的思绪飘回了那带着咸味的夏天。太阳酷辣又炎热,雷狮总喜欢在这样的阳光下打篮球。他总会猝不及防的脱下外套,准确无误地丢在安迷修脸上,安迷修总会突然被雷狮的外套蒙进一片黑暗中。当安迷修额角一跳打算狠狠地把外套丢在地上的时候,总能听见周围女生们的轻声惊呼:快看雷狮的腹肌!

  安迷修一把扯下外套,就看见雷狮逆着光站在他面前。阳光刺得他几乎睁不开眼,但他还是清清楚楚地看见了雷狮嘴角噙着一丝邪肆的微笑,薄薄的黑色紧身衣贴在他的上身,根本遮不住什么。这时发愣的安迷修往往会被雷狮毫不留情地嘲笑一番——然后他就莫名其妙的帮雷狮拿了一个夏天的外套。

  雷狮穿着衣服时显示出少年特有的纤瘦,但脱下衣服后该有的肌肉都分毫不差,匀称的分布在每一寸肌肤上,勾勒出他完美的体型,既不显得瘦弱,又不显得粗壮。

  标准的模特级身材。


  安迷修此时无比的庆幸自己现在没有脸。要是有的话,自己的表情被雷狮看见了又要肆无忌惮地耻笑。

  是的,安迷修现在没有脸。
  没有脸。

  他变成了一条毛巾。

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只知道自己一觉醒来就看见雷狮站在自己面前,旁若无人地脱衣服。

  脱衣服。



  ——安迷修的瞌睡当时一下就被吓醒了。

  “恶党你在干什么?!”
  安迷修震惊地吼出这句话,却发现并没有听见自己的声音。


  什么回事??
  安迷修没空去管裤子都快脱了的雷狮。他懵逼的抬起了自己的右手,然后,看见了一片洁白的布料。
  ??!!

  安迷修僵硬地往旁边的镜子里望去。然后,看见了一条抬了一角的白色毛巾。

  抬了一角的白色毛巾。



  ???!!!

  他的大脑成功的因为加载不了巨大的信息量死机了。





  在缓冲了五分钟之后,他默默地把举起来    的“右手”放了下去。
  这要是被雷狮看见了,会不会被当做奇怪的东西丢掉?
  安迷修沉痛地接受了自己变成了雷狮毛巾的现实,然后果断地决定自己还是先安安静静的做一条毛巾好。



  然而,老天给他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
  就在安迷修决定躺尸的时候,雷狮关掉了水闸,赤裸裸地向他走来。
  安迷修:?
  然后,他伸出手,一把扯下了安迷修。
  安迷修:??!!!
  最后,雷狮把安迷修扯直掸了掸,向自己的腰上裹去。
  安迷修:!!!!!卧槽!!!!!!!



  搞了半天他不是毛巾是一条浴巾啊!!
  那自己是果断个什么劲?!!
  宁可被当作奇怪的东西丢掉他也不想被裹在雷狮的*上啊!!!!




  不不不,安哥,你要明白浴巾也是毛巾的一种啊。




  等安迷修开始挣扎的时候,一切都晚了。
  他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包裹着雷狮的皮肤——雷狮腰部的皮肤细腻又光滑,奇怪而又敏感到极致的触感让他停止了动作。刚洗完澡微微有些烫的皮肤将灼热的温度传递给了他,他感觉自己的身体也开始发热。

  真的,好奇怪……



  ……自暴自弃放弃抵抗的安迷修震惊地发现雷狮的尺寸不小。
  这家伙吃什么长大的啊?**怎么这么****?




  安哥,你人设崩了啊。




——————————————————


  雷狮随手扯下了另一条毛巾,胡乱地擦着自己的头发,向房间里走去。
  安迷修终于转移了一点注意力在他的房间上。



  雷狮的房间和他的性格一样,干净利落,简单粗暴;一个衣柜一个床头柜一个床一个电脑桌一个椅子,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什么了。房间的颜色显得很混乱,但搭配在一起,意外的有一种绚丽的感觉——就像他本人一样,明明本性恶劣,却又耀眼得让人移不目光。



  雷狮把毛巾随意地往椅子上一搭,拉开椅子就在电脑面前坐下了。
  随即他看见了两样被丢在电脑前的东西。

  一个蓝色的小礼品盒和一个银白色的手机。



  ……这不是给雷狮的礼物还有自己的手机吗?怎么在他这儿??
  安迷修心里咯噔一下,整条毛巾都不好了。
  因为他忽然想起手机里有自己偷拍的雷狮照片。

  偷拍的雷狮照片。

 



  这里重新介绍一下。
  安迷修,性别男,19岁,爱好雷狮。
  没错,就是那个整天和安迷修怼得死去活来的凹凸高校万年老四雷狮。

  安迷修现在的思绪很混乱。雷狮这怎么有这两样东西?自己怎么不知道?等等,难道说……

  他嘴角一抽(放屁你现在根本没有嘴),突然搞懂了一切。

  事件倒回今天早晨。
  这是一个万里无云风和日丽天空中飘荡着几朵白云的小学生作文开头标配早晨。
    然而雷狮不是很高兴。

  因为安迷修今天很不对劲。
  从早自习安迷修进门开始就很不对劲。
  首先,他喊安没马安迷修没有像往常一样怼一句雷没船回来,而且不管骂什么安迷修都一副丢了魂的样子充耳不闻——这要是放在以前,两人早就怼得日天日地快把教室拆了。

  其次,安迷修从坐在教室里到现在都没有和他对视一眼——甚至说他到现在根本就没有转过一次身,就那么直挺挺地坐在那里,眼神都是虚的。


  ……这家伙不会烧坏脑子了吧??
  雷狮向安迷修那边倾过去,难得好心地摸了摸他的额头 。
  没发烧啊??
  安迷修像是突然返魂了一般,惊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雷雷雷狮你在干什么?!”




  雷狮:????
  他干了什么??
  他好像没干什么吧??
  怎么这家伙一副被**的样子还TM脸红了??

  “我我我出去上个厕所!!”
  安迷修做10米每秒的匀速曲线运动沿最短路径
冲出了教室门。
  留下了黑人问号脸的雷狮呆在原地。

  雷狮默默转过头,问后座的凯莉:
  “你说傻逼骑士是不是吃错药了?”

  而且刚刚安迷修没喊恶党喊的是雷狮。
  他心情有点微妙。



  “不,雷狮,” 凯.看破了一切.莉 悠哉游哉地咬碎了最后一口棒棒糖,“说不定他只是突然开窍了呢?”
  “呵。”雷狮不屑的冷笑一声,“他要是能开窍,那格瑞就不是gay佬。”
  没错。
  雷狮喜欢安迷修。
  这点全校都知道,除了安迷修本人。
  ……于是雷狮也只能继续憋屈地和安迷修玩相爱相杀了。


  凯莉顺着雷狮的目光看去,格瑞正在教他的幼驯染做题,两人之间不过一个抬头的距离。

  坐在他俩旁边的紫堂幻麻木地再次戴上墨镜。



  噫,这该死的gay佬的世界。

  凯莉撇撇嘴,拿着棒棒糖的小棍指了指地上。
“安迷修那边好像有什么东西掉下了,不捡起来起来看看吗?”

  雷狮刚想回嘴他为什么要捡安迷修的东西看,想了想又把话吞回去了。
  说不定能发现什么有趣的东西呢?
  然后他就在凯莉饶有兴致的目光下捡起了那两样东西。
  是一个蓝色的礼品小盒子。
  还有一部手机。



  雷狮愣住了。
  今天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
  非要说的话,今天是雷狮的生日。
  全校就只有他一个人今天过生日。

  凯莉欣赏了一会儿雷狮的表情,决定不把她告诉安迷修雷狮今天生日的事情告诉雷狮。

  嘛,做好事不留名嘛。

  ……雷狮默默地把礼物和手机都收进了自己包里。
  废话,送给他的东西他为什么不能收?
  至于手机……
  只把礼物弄丢了不是显得很可疑吗?



  雷狮的心情莫名其妙地好起来了。
  至于后面安迷修失魂落魄地回来问雷狮有没有看见他掉了什么东西,那又是另外一回事啰。

 
 

叛离(下)

—本章雷安雷主场!
—有ooc!
—卡米尔和雷狮亲情向!
—结尾处有惊喜!



  雷狮做了一个梦。

  梦里安迷修躺在一片狼藉的地上,冷热流不见踪影。他的衣衫上有许多割口,平日的白衬衫被鲜血沁染成了暗得发黑的红色,翠绿色的眸子亮光被吞噬一尽,一片死寂。
  好像没有了气息一般。

  雷狮猛地睁开眼,挣扎着做了起来。腹部传来一阵阵撕裂般的巨痛,他察觉到了自己糟糕的身体情况,低头一看,腹部的纱布已经被血浸出了星星点点的暗红。

  “大哥,别乱动。”卡米尔皱着眉头看向雷狮腹部的纱布,熟练地将纱布拆了下来,“这里是迷雾森林边缘的山洞,藏得很隐蔽。”

  雷狮定定地看着给自己换纱布的卡米尔。

  “安迷修呢?”他的嗓音嘶哑得不像话。

  “……”卡米尔拿着纱布的手顿了顿,“他让我们先离开了。”

  意思就是说安迷修没有走,他选择留下来和佩利帕洛斯硬扛。
  在没有元力的情况下。

  雷狮心里一沉。

  “他是不是傻……在那种情况下还坚持个屁的骑士道啊!”雷狮从嘴里挤出了这几个字。

  死里逃生我明明应该高兴,然后狠狠嘲讽一番安迷修的愚昧才对。
  可雷狮的心情该死的烦躁,恐慌感伴随着那个梦逐渐加深。
  他当然清楚这种心情意味着什么。

  “卡米尔,陪我去找安迷修。”雷狮扯出一个玩味的笑,“至于佩利和帕洛斯,我、不、会、放、过、他、们、的。”

  雷狮微微眯起的紫色眼睛里充斥着遮盖不住的暴虐。

  卡米尔看着他重新包扎好的伤口,在心里叹了口气。大哥这个态度,他绝对拦不住。
  如果大哥想的话,就陪他好了。

  默默扶起了雷狮,两人一起走出了山洞。

  看看腹部纱布又沾上了血却还是义无反顾去找安迷修的大哥,又想想在电光火石间冲出去挡下攻击的安迷修,卡米尔又在心里叹了口气。

  这两个人,在之前一直都没发现对方对自己的重要性吧。


——————
 


 
  卡米尔冷静地扫视了四周。

  地面有打斗的痕迹,空气中还有稀薄的元力残留,虽然说周围的石壁消失不见,但应该是战斗中被破坏掉了。

  “大哥。”卡米尔扭头看向了坐在地上的雷狮,“我们应该离安迷修战斗的地方不远了。”

  雷狮轻轻嗯了一声,抹掉鼻尖的薄汗,吃力的站了起来。

  “走吧。”

  腹部的纱布浸上了大片的血液,雷狮走得越来越吃力。

  该死的安迷修,害我千辛万苦的找你。
  你可千万给老子活着啊。

  “……大哥,前方100米,躺着一个人。”

  雷狮脑中的弦一下子绷紧了。

  50米。

  20米。

  看着那头标志性的棕发,雷狮脑中的弦断掉了

  最后一丝侥幸被现实无情地掐断,眼前的场景和梦中的场景重合在了一起 。

  那人就是安迷修。

  雷狮的大脑一片空白,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安迷修身边去的。

  指尖抑制不住的发抖,他轻轻地拂上了安迷修的脸颊——
  该死的冰冷。

  “……安迷修?”
  雷狮无法去想别的什么,就那样僵直的跪坐在安迷修旁边,从未有过的情绪在雷狮心里掀起了狂澜,脑中最后只剩下了一句话:

  安迷修死了。
  安迷修死了。

  直到卡米尔开口说话。
  “他还没死,大哥。”卡米尔把大哥的头转过来朝向自己,“他的身体没有消失,所以他还没死。”

  蔚蓝色的眼睛静静地看着雷狮,有一种安定人心的力量。
  雷狮的情绪渐渐平静下来,几分理智又重新汇聚了起来。
  “谢谢你,弟弟。”

  ……随后他听见了一声低不可闻的嗯。

(然后他们就把安迷修弄回去了[划掉])



————————



  安迷修睡了一个很长的觉。

  在一片漆黑中,一种淡淡又独特的气息笼罩着他的感官,莫名让他心生宁静。

  故而他睡得很沉稳。

  不知过了多久,安迷修朦朦胧胧地张开了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渐变的紫色。
  最外圈是浅紫,布满了点点细细碎碎的光;然后越来越深,越来越深,最中间变成了暗紫色,深邃得仿佛能吞下一切光芒。
  像一片星辰大海。

  安迷修迷迷糊糊的意识到,这是一双眼睛。

  这双眼睛可真好看。他想,如果我能认识有这双眼睛的人就好了。

  那双眼睛上下的睫毛卷卷的,又有点长,衬托得眼眶中间的瞳仁越发的闪亮。

  唔,睫毛还有点密。安迷修在心里给了个中归中举的评价。

  一根,两根,三根……

  ……等等?!

  为什么他连别人的睫毛都数得一清二楚?!

  安迷修终于清醒了几分。

  “看够了?”

   这一开口,顿时把安迷修吓得从床上坐起。雷狮轻描淡写的一个偏头,躲过了安迷修差点撞上他的脑袋。

  “卧槽雷狮你靠那么近干嘛?!不对,这是哪儿?!”

  ……然后安迷修又躺下了。

  “嘶……怎么这么痛恶党你对我做了什么!?”

  从头到脚大大小小的痛楚一起汇聚到神经中枢传递到大脑上来,安迷修立马僵直了身体,不敢再随意动弹。

  “没什么。”雷狮优哉游哉的翘起了二郎腿,“只是和卡米尔路过看见某个被人打趴下的家伙横尸在地上,本大爷本着不污染环境的念头好心帮你收个尸罢了。”

  “哪知道你这家伙命比小强还硬,”雷狮心疼地皱了皱眉头,“白白浪费了老子的两万积分。”

  ……安迷修总算想起在他晕倒之前发生了什么了。

  他觉得莫名的委屈。

  “……雷狮,”安迷修咬牙切齿,“我他妈是脑子抽了才去救你!”

  ……话一说完安迷修就想扇自己两个嘴巴子。
  安迷修你他娘的真是脑子抽了。
  他自暴自弃的想。

  雷狮忽然闭上了嘴。他直勾勾的盯着安迷修的眼睛,看得安迷修刚生起来的委屈又沉了下去,心里发毛。

  他慢慢地俯下身,离安迷修越来越近。

  雷狮凑近一点,安迷修的耳朵尖就红一点。

  “安迷修,你真的是脑子抽了才来救我的吗?”雷狮轻轻的开口,说出来的话也显得轻飘飘的。

  此时,雷狮的鼻尖与安迷修的鼻尖不过毫米的距离。

  安迷修耳尖上的红迅速蔓延到了整个脸颊。

  “……还是你以为,我真的只是路过?”

  口中吐出灼热的气流喷洒在安迷修的脸上。

  安迷修的脑子轰的一下,爆炸了。

  “雷雷雷……雷狮你你你什么意思?”

  哟呵,这下可好,直接红到脖子根。

  近,太近了。安迷修清楚地感觉到雷狮的呼吸一次比一次粗重,他甚至若有若无地嗅到了那个在他睡梦中缠绕着他的气息。

  突然,雷狮毫无征兆地捏住了他的下巴。他狠狠地吻上了安迷修柔软的嘴唇,舌尖带着不容反抗的霸道和强势,轻而易举地撬开了安迷修措不及防的唇齿。

  安迷修的眼睛瞬间睁大了。他本能地想要抵住雷狮的舌尖,雷狮掐着安迷修下巴的手一个用力,安迷修便痛呼一声,反抗变得无力起来。
 
   “唔嗯……哈……”

   来不及吞咽的唾液顺着唇齿交融的部位流下,透露出一片暧昧的水光。

   安迷修渐渐停下了反抗的动作,舌尖与雷狮搅弄在了一起,不甘示弱地亲了回去,像是与雷狮争夺主权。

  这个吻显得越发凶猛。

  房间里响起了啧啧的水声。

  片刻之后。

  雷狮看着床上衣冠不整的安迷修,喉结动了动。

   “安迷修,你可真欠日。”

  “谁日谁还不一定呢,雷狮。”

  安迷修笑得意味深长。
 

  安迷修,
  男,十九岁。
  在今日破除了自己十九年没说过脏话的记录。
  真是可喜可贺啊,可喜可贺。
 
 
 
 

 
 

 

叛离(上)

白嫖了这么久,交入党费啦
原世界设定
如果帕洛斯反叛会发生什么([∂]ω[∂])☆
cp安雷安,帕佩。
本章安哥主场,帕佩主场。
有ooc!
———————————————————
  “哟,傻逼骑士,”雷狮看见前方的身影,挑一挑眉,“又遇见你了。”

  安迷修抽出了背后的冷热流。
  雷狮的手中也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把雷神之锤。

  “恶党,你跟着我到底有什么目的!”安迷修义正言辞又无可奈何——鬼知道凹凸大赛以来,他和雷狮碰见了多少次!

  雷狮气笑了。

   “哈?老子是脑壳有包会跟着你这个碍事的傻叉!”
   “想打架吗恶党!”
   “打就打老子怕你啊!”

  卡米尔无奈地扯了扯围巾,说实话,他都怀疑——不,是肯定大哥跟这个大赛第四有孽缘。而且大哥被安迷修影响到了,这点是最严重的:每次只要大哥遇见了安迷修,那么他就一定不会考虑利弊,跟安迷修打起来。

  卡米尔看了看打得热火朝天的两人,老成地叹了口气。

  “活像两个三岁小孩似的,”卡米尔想,“……还是加起来三岁的那种。”

   然而,平时敏锐的卡米尔却因为难得的胡思乱想没有查觉到今天的不对劲。

  以往唯恐天下不乱的佩利和帕洛斯难得保持了沉默。帕洛斯虽然说脸上还是挂着和平时一样的笑容,但却显得有些诡异;应该嚷嚷着想打架的佩利此时沉着脸,一言不发。

  “……我答应你。”佩利声音很小。
  帕洛斯笑了——是那种,发自内心的笑。

  另一边。

  安迷修握着双流向前方一斩,蓝金两道极刃呼啸着像雷狮斩去。雷狮一个纵跳,反手两道电光准确无误地劈在极刃上;他借着后作力向后返回地面,然后左脚用力蹬地,带着电闪雷鸣飞速向安迷修奔去;冷热流和雷神之锤稳稳地碰撞在一起,狂肆的白色雷光和耀眼的蓝黄激光交织着互不相让,发出刺耳的声响。

  片刻之后。

  安迷修的双流架在了雷狮的脖子上。
  雷狮的锤子离安迷修的脑袋只有毫米之遥。

  “我没元力了,恶党。”
  “啧,我也是。”
  两人同时收回武器。
  安迷修转过身,“下次,我一定会以以骑士之名讨伐掉你的,恶党!”

  雷狮没有回应他。

  安迷修感觉有什么东西溅到了他的脖子上,他疑惑地伸手一摸——

  是血,鲜红的血。

  “恶党?!”

  安迷修猛地回头,他看见雷狮缓缓地倒下 ,紫色眼睛里满是不可置信和愤怒。

  咚。

  雷狮身后,站着佩利。
  “……对不起,老大。”额前的碎发遮住了佩利的眼睛,“我选择帕洛斯。”

  卡米尔瞳孔骤缩。他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帕洛斯,飞奔到雷狮身边,然后用最快的速度查看雷狮的伤势。
  凹凸大赛以来,他从没有这么慌张过。

  帕洛斯没有拦卡米尔。他定定地看着佩利,然后一步一步地慢慢向他走去。
  “你打偏了,傻狗。”

  佩利咬牙,随后他举起了双手,重力球在他手中越聚越大,形成了仿佛能吞噬一切的黑暗。
  重力球在卡米尔眼中越来越大,冷汗滑过他的鬓角,他正在竭他所能拼命地想办法:不行,大哥伤势太重了!
   重力球眼看就要落下,卡米尔挡在了雷狮前面,然后闭上了眼。
  可是意料之中的疼痛并没有袭来。

  “哧啦——”

  安迷修用双剑硬生生的接下了这一击。他被震得后退几步,麻痹感从指尖传到双臂,手指在微微发抖。

  “赶紧带雷狮离开!”安迷修做出一副蓄势待发的备战姿势,“这里我顶着!”

  “可……”卡米尔沉默了,他费力地背起了雷狮,“谢谢。”

  帕洛斯惊讶地盯着安迷修。

  “还真没想到啊,安迷修,你居然让雷狮走了,”
  帕洛斯的嘴角扯起一个冷酷的幅度,“我们得赶紧解决掉他傻狗,千、万、不、能、让雷狮跑了。”

  安迷修很心累,他怎么知道自己会帮雷狮啊!只是在反应过来后已经挡下那一击了喂!

  “但是,既然已经决定要帮忙了,骑士就不会再反悔!”安迷修紧握着双流,翠色的眸子里闪耀着坚定的光芒,熠熠生辉。

  “呵。可是安骑士,你是不是忘了雷狮可是你要讨伐的恶党呢?”话语间,帕洛斯的周围出现了无数个影子,向安迷修飞扑去,“我帮你讨伐掉他难道不好么?难道说你对雷狮……”

  “够了!”安迷修吼了一声,“雷狮只能由我来杀!”

  安迷修愣了。

  怎,怎么回事?
  自己怎么会这么想?
  “不是,我……”

  安迷修此时无比的混乱,却无法反驳。
  因为佩利说的都是真的啊,他真的不想雷狮……死在别人手上。
  不应该是这样啊……

  安迷修呆住了。

  帕洛斯和佩利迅速抓住了这个机会。无数影子和安迷修撕打了起来,安迷修明显力不从心,他一次次被击退,咽下了口中的腥甜。

  不行,元力已经消耗完了,这么下去迟早要死……不行!
  安迷修侧身又堪堪躲过一个直拳。
  不管了,拼一把!

  他用完了最后的力气,黯淡的双流闪了闪,决绝的冲破了重重阻碍砍向了帕洛斯——

  帕洛斯没动。

安迷修顿了顿……有诈!

  “来不及了。”帕洛斯如此的说道,笑了。安迷修无法形容那种笑容,那种笑灿烂到极致,在帕洛斯蛇瞳的衬映下显得分外妖治;他轻松地向旁边一躲,许久没看见的佩利就藏在他的身后,佩利呲了呲牙,毫不迟疑地将重力球扔了出去——

  轰!

  安迷修狠狠地撞在了数十米外的石壁上,石壁被撞出了蛛网般的裂痕。

  “噗……咳”狼狈地吐出了猩红的血液,他滑落在地上,视线逐渐模糊了起来。

  “不错啊,安迷修。”帕洛斯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在没有元力的情况下能支撑这么久,不愧为大赛第四……不过,到此为止了。”佩利心神领会,重力球在他的手中凝聚,冒出了丝丝黑暗的气息——

  安迷修听不见,也看不见。他的意识也模糊起来,像是在黑暗大海里浮沉,被冰冷和黑暗所呑噬,时起时落又逃脱不开。

  ……如果我死了,雷狮那家伙会怎么样呢?

  这个念头像是一道光,从漆黑冰冷的海里照了出来,带来一丝温暖,亮得刺眼;又像是一根救命稻草,把安迷修的意识生生的拉了回来。

  什么啊。

  “什么啊。”他睁开了眼。

  身旁的冷流和热流同时发出了耀眼的光芒。

  嗡——

  冰蓝和金黄两道光,劈开了重力球带来的黑暗。

  帕洛斯惊愕地看着从地上站起来的安迷修,他的眼睛一只由翠绿逐渐变成冰冷的蓝色,另一只变成了炙热的金色。

  “还真让你说对了帕洛斯。我……就是喜欢雷狮!”

   对啊。
  这才是我心中真正的想法。
  管他什么时候喜欢上的呢。

  “赶紧上啊蠢狗!”汗浸湿了帕洛斯的背,“鬼知道这家伙抽了什么风!”

  “知道了帕洛斯!”佩利也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的双手迅速凝聚出混沌的重力球,与此同时,帕洛斯也分出了无数暗黑的影子。

  “哈!”

  铺天盖地的黑暗向安迷修袭去。可安迷修仅仅是抬头望了一眼:那双眼睛,和他手中的冷热流一样亮得惊人。

  轰轰轰!

  大地震动了几分。

  安迷修此时处于一种玄妙的状态,就好像他手中的双流就是他自己一样。一切的一切在他看来都变得异常缓慢,因而他轻松地躲过了所有。

  片刻之后,烟消雾散。

  “……人呢?!”帕洛斯的呼吸不稳。

  “帕洛斯!!”佩利的声音很慌张,“你身后!!”

  帕洛斯猛的一个回头。

  冷热双流所发出的气刃就在他身前不远。

  躲不开了。

  帕洛斯静静地看着那两道刺眼的光离他越来越进,执着地不肯闭上眼睛。

然后,
他就亲眼看见佩利冲了进来,
挡在了他的前面。

“佩利!!!”
他看见佩利的身体逐渐变成了碎片,
然后化作了一片虚无。

光芒过后。
佩利不见了,地上只剩下了一个小小的元力球。
帕洛斯的眼睛很干涩。

  他没有管带着沉重的杀气向他走来的安迷修。轻轻的蹲下去,帕洛斯小心翼翼地捡起了那颗元力球,元力球小小的,一点都不像佩利。

  安迷修站在他的身前,默默举起了冷流。

  “……佩利,我后悔了。”
  如果我没有叛变的话……

  冷流准确无误的穿过了帕洛斯的心脏。

  至少,你不会死。

  帕洛斯的身影渐渐消失了,地上只留下了两个紧紧靠在一起的元力球。

  安迷修的四周皆被夷为平地,地面上还留着刚刚激烈战斗留下的刻痕。
  他在那儿站了许久,全身上下都是血迹。终于,如同脱力了一般缓缓倒在了地上,冷热流逐渐化作点点荧光,飘散不见。